赵野诗选

赵野(1960- ),1989年与钟鸣等人创办《象罔》杂志。

汉语 旗杆上的黄雀 下雪的早晨 夜晚在阳台上,看肿瘤医院 春天


汉语



在这些矜持而没有重量的符号里
我发现了自己的来历
在这些秩序而威严的方块中
我看到了汉族的命运
节制,彬彬有礼,仿佛
雾中的楼台,霜上的人迹
是我们不致远行千里
或者死于异地的疾病



祖先的语言,载着一代代的歌舞华筵
值得我们青丝白发
每个词都被锤炼千年,犹如
每片树叶每天改变质地
它们在笔下,在火焰和纸上
仿佛刀锋在孩子的手中
鱼倒挂树梢,鸟儿坠入枯井
人头雨季落地,悄无声息


旗杆上的黄雀


同样的气流包围着我们
它的惊悸像我的食指
和名字,在发热的季节
在三世纪,充满睡眠和金属

凤宽阔,它的翅膀轻轻抖动
我的眼前,长江水往上涌
我驱车直奔江边,谁是英雄
谁能让植物停止迁涉

或者遏制言辞的疼痛
改变我的角色,让别人充数
让他骑马踏过薄冰
让我眺望山川,放声大哭

我的余生只能拥有回忆,我知道
我会死于懒散、风景或酒
或者如对面的黄雀
成为另一个人心爱的一页书


下雪的早晨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物
没被人说过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感觉
需要我来说出
下雪的早晨,我会感到惶恐
我仍然没有理由说些什么
在秦朝或汉朝的庭院里,下雪
就使文章更加优雅
我看到的世界纷乱、宽广,如同回忆
我的内心悲苦,徒劳搜寻着坚固的东西
我也想过,一次下雪或许就能改变我
但我宁愿保持沉默
我甚至不会询问我是谁
当雪花漫天飞舞,将我淹没


夜晚在阳台上,看肿瘤医院


面对着对面闪烁的窗口
和我之间的一段距离
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像一只飞不过冬天的鸟或者丛林里
得一名雇佣军。我不知道
我每天都在穿越的这片黑暗
是多么宽广、深邃,我努力
计算它的长度,像星相家
并非充满悲伤,只是希望确信
那些命定的时辰。因为我们
遍体都是死亡,在微微吹过的风中
我又听到这古老的话语
我只是希望战胜偶然和紊乱
像一本好书,风格清晰坚定


春天


我的想象枯竭,手臂低垂
无力承受春天的轻柔
我看到一本书,封面发黑
让我想起历史的腐朽
我记忆中的每棵树都被风吹动
沙沙作声:我的工作多么徒劳
我的言词,质朴或坚定
我的生命里维一真实的栗子
我经历的黎明或黄昏的火焰
我梦中呼啸的长剑和宫阙
已被另外的力量废黜
我已退出春天,退到最后的边缘
我还要退出光亮,像一条细长的虫子
我知道有些事一定会发生,我会在
腐朽的树叶里,诅咒、哭泣和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