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单衣诗选


郑单衣(1963- ),出版的诗集有《蔚蓝色天空的黄金》(1995)。

致秋天 青春 一首献给亚亚的秋歌 哭泣 如果你是玫瑰 萨克斯及其吹奏者 宜于忧伤的日子在秋天 失明者之歌 十一月六日 北方日记 时间的迷雾(组诗) 凤儿


致秋天


垮就垮吧,秋天
没有谁可以动摇我

我的镰刀
悬在心头
没有谁可以使它不生锈

它明晃晃
有着更冷的意志
它带着我
渡过水银的河

渡过水银的河
它带着我
在发高烧的树林里徘徊

佝偻的正义像鱼刺
我卡在鱼刺上
举着我的镰刀倒退
我和整个秋天一起倒退

我望见了醉醺醺的鱼
总是醉醺醺的
我望见了秋天的军队和风
在塔尖上

我望见啊,再望见……
云是那更高的眺望者

不死,不死就是广泛的沉默
就是改造,洗头,高音喇叭
……
就是……
就是啊就是……

对于秋天,我只有愤怒、石头和铁
对于你,我只有纸和失眠


青春


啊,青春
你过早地搅乱了我的心
过早地
让我闻到昏迷的硫磺

啊,美酒
你过早地灌醉了火车的肺
过早地
让我在飞驰的车头眺望

啊,疯狂的女人
你们头脑里溶解了太多的盐
过早地
过早地让我粉碎了膝盖!

啊,未来的动荡之海
我曾奋力投身的梦幻之海
让我
让我用眼泪把你排干

啊,住嘴吧,命运!
别再对我说灵魂是
宝石
宝石损害了我的健康

啊,受惊的火红之马
别再诱惑我了
难道
难道还不够吗?

啊,骑士,骑士!
亮出你的手掌让我细察
过早地
我过早地——抛下了青春


一首献给亚亚的秋歌


今夜,我感到,这颗忧郁的心
在为你着想
或者幸福,或者悲伤
秋天过去了。去年的秋天也是这样

整整十五天,你声音沙哑
念叨着一首诗,一个名字
仿佛专为你的孤单,它们
才将这些枫叶变成美丽的故事

而最美的故事都留不住
就像水,带走头发和梳子
世界天天在变。一株月下的梨树
有时也惩罚她命中的果实

哦,一树翻动,万树是悲风
自从我们来到这个世界
便总是分离
一个深居简出,一个心事重重

哦,这徒劳而无用的生活多么劳累!
你住在枫园却让我想到
一种美,一种极端的美
正在它们自身的热血中焚毁

哦,一分钟一分钟的焚毁
该是怎样地一种忧郁的光
迫使秋天年年相像,迫使我今夜
只为你一个人陷入这无边的痴狂!


哭泣


如果我可以在一所孤零零的房子里哭泣
如果我可以哭泣!如果我的心
可以向着你的方向倒挫,在这个
用旧了的世界里,啊哭泣

如果我可以望见,那古老心灵的烈火
在一个短暂睡眠的梦中盘伏
盘伏在我的心底,啊,哭泣
酒啊,请打开我的心灵让我哭泣

让我高举起悲痛的火把放声大哭!
带着分裂的精神的额头,啊,哭泣
如果,我还可以躲进我热爱的东西
如果我可以破碎一万遍,啊哭泣

含着隐痛,在一所孤零零的房子里,啊哭泣
如果我还能够。让悔恨之杯
酌满咒语!啊,哭泣
瞧着那心痛的祖国从我们中间分离

啊,君主,我的向导,我灵魂的空气!
酒啊,借我的身体繁殖的破碎之心
收起吧,幻想!再见吧,忧郁!
我四肢冰凉,没有丝毫记忆!


如果你是玫瑰


如果你是玫瑰
就请在这火红的夏季深深鞠躬

你是我前天的花朵,也是我后天的花朵
如果你爱我
如果你是玫瑰就燃烧着幸福!

就踏着正步,穿过梦魇
把你的刺,深深留在我肉中

可我,并不在这儿
我是在更高的空中行走

如果你是玫瑰
就把沉重的头转向我夏天的道路
就低垂、就紧紧贴住自己的脊背

如果你爱我
如果你是玫瑰就痛苦着虚无!


萨克斯及其吹奏者


“对于那些敢和我较量的嘴
我,就是一段吸血的弯管!

对于这一位,熟知音乐的人
我,就把目光移到他的体内

我要吃那猩红色的肺病
拯救、拯救世界
变坏的声音!

你,忧郁的病人
也是坚定地站在肉中的病人

既然世界选中了你的肺
来做我的盾,我就要——
一定要,刺穿它!

来吧,动手吧,病人!
来试试,你肺中的声音……”

“来吧!我的医生
你配做我的敌人!
来吧!来试试这肺中的声音!

虽然音乐已将我毒害,而我
又不幸当选,来作为牺牲
拯救、拯救世界
变坏的声音……”

“对于你,我就是黑夜……”
“对于黑夜,我就是
那最远的星辰……”

“对于你们——
我就是插入其中的天堂!”
“拯救、拯救世界
变坏的声音……”

“你看他,红了,吹破了!”
“你看他,笑了,笑出了血!”

“你看你们——
一些是矛,一些是盾……”

“拯救,拯救世界变坏的声音!”


宜于忧伤的日子在秋天


怎样使你相信这是秋天
这儿的一切
都已发展到反面
最美的风景是空虚
最冷的清水是火焰

谁知道我把耳朵放进了
一个钟头。谁知道
我命令一阵清风!

叶落了一月。钟越敲越哑
怎么可能是酒
剥夺了我的悲痛!

怎么可能是你,一人独行
成为一件衣服的仆从
怎么会是这样,死去的鸟群
又突然出现在天空?

秋天。这是什么样的日子
这是火焰窒息火焰的日子
不。我无法叫你相信
这是电在金属中弯曲的日子

这是个灾难! 我对于你
大开死亡之门
通过吧,迷惘的脸,光辉的脸
宜于忧伤的日子在秋天


失明者之歌


这是巡夜者的夜,这是
古老的守护者的夜
漆黑的闪电用失明补充能量

在高高的塔楼里
鹅,从南方飞来
鹅是真正的做梦者而不是一个梦
而不是细腰的电线
而不是我
凝视低头走在阴影里的梦游者

像另一种白天,我们从未到过
却梦见了这一刻

这一刻

我手中的闪电使他的夜几乎不黑



该是记忆里说来就来的
那群菜花蝶吧
绕着满园子的腊梅枯枝乱唱
唱个没完

该是大晴天午睡时梦见过的那对
尚不会哭泣的小胖梨吧
拒绝和人分享的冻红的手指头

我的。我们的
彻夜沉醉于自己热血里的
一行行大白话的诗……而且

那蹑手蹑脚的又该是谁呢
在窗外……你?你们?
又回到我这泛着白光的日子里来
是凭着记忆吗?

而且,时间的粉状物正如此肆虐地
聚于这一刻,要照亮某一天的黄昏
当我们
还是那两枝相许的出墙梅
彼此,深深深深地,在嗅着对方


十一月六日


就索性将午餐那条鲟鱼里取出的热力用尽
她继续虚构大雪,和雪片上那种反光
那是疯人院额头上的反光吗?
深秋,北方,有人在默唱

北方的深秋啊
穿大红长袍的绿色理发师用热风吹着林荫

而空调机,这栋大楼的肺正欢快
正紧紧吸住窗外。
那片包裹着群星的蓝天不放

就索性让躲进毛线团里那点热气也散尽了
当披肩里的女高音
在窗外草坪中央婷立,在啊……啊个不

如此轻的一季,竟可以用脚尖来支撑
当女高音在唱着孤独……大雪……
一枚同样孤独的核也在内心踮着脚尖
转动……转动的疯人院
留下擦痕,在冰块上

而空调机,这栋大楼的肺正欢快,正紧紧吸住
你我。就索性……
就索性让北方升起,像你我,渐次
敞开自己落叶的漏斗吧。在这首诗里

树兀立,彼此克制……克制住
不让枯叶落到树影之外
当她身上那股难闻的药味雾一般笼罩
在树林对面,在大楼以西

相爱者倾科,更倾斜……在二十行以外
那锋利的喙彼此叼着
爱情──铁皮屋顶那张快要憋红的脸
在二十行之外,大雪
突然从天空那敞开的漏斗里落下……

虚构的……虚构的我发白,并不可避免地
陷入沙发的皮里感到恶心

我起身。我离开。我停止吃那条热气全无的鲟鱼


北方日记


我身上的那些自行车乃去掉了灵魂的
马群呢,在林荫道
人群离地,穿梭,像幽灵在飞……
雾。我们置身在彼此的雾里

伤口再度裂开却不想说话
“说,你说呀!”
六个指头中那多余的一个指着……

暖气片那排发亮的肋骨,亮得像死
当那群泪汪汪的老人
在我身上举着蜡蠋

当那群泪水老人用皮尺去量这个国家
我珍藏在日记里的国家……深井晃动
雾正弥漫。雾

像那不像的……
从里面领着我前往,前往

六个指头中那不存在的一个
在书写马群
沿着河岸不说话的马群驰过
天空……停止泛蓝的天空
大雁更像那不像的

“说,你说呀!”
我身上的那群女孩在问自己的伤口


时间的迷雾(组诗)


一 时间的迷雾


“我为你预定了一个座位,在明年春季,那个剧场
又为你预定了一句话,在后年夏天……
以及,一场风暴,两朵鲜花,和三个星空……”

星空装进大脑,大脑装进颅骨
颅骨埋在腰间,腰埋进手心,手捂住脸
用腰上的脂肪分泌泪水
而脸──尚未成形
在胚胎那迟钝而血腥的喉咙里

一句话正在传来的途中──
“我为你预定了……一切!”
在二十个指头所做的粘稠的梦里

我拿着六朵五年后的白云──
(是我同时向三个星空预定的……)
平静而耀眼地,在你身边那个座位上
用许多许多来不及破碎的雨点

对你讲述那场风暴,那场
冷冻在鱼群脊椎里的风暴──
(是我从太平洋最黑暗的深谷里预定的……)

以及,灾难后的,两朵鲜花,三个星空……

而这一切,也是我暗中为自己预定的……
从我吞下的那颗虫牙里
“有人向虚无投出了梦想的长矛……!”
──后年夏天的那句话正在传来的途中

二 悲哀

我的双亲已陷入衰老的皱纹而我的儿子尚未出生
他远远地站在我想像力的白光中
像另一种
光源。我的芽,嫩嫩的
提前吹来了幼树的气息:
“爸爸,妈妈……!”
当我推开大门,兴奋地大喊,在同一种
表情里,我们合用着

同一张嘴,同一条声带,同一种声音……
当我推开大门
在那株幼树根部悲哀的洞穴里

当我们用同一双手
接过两位老人手中
那包扎在绷带里的,我的黑色童年……

我的两只眼睛,两只眼睛,同时
迸出热泪……就像那
绷带上正在滲出的血水,在双亲手中

分不清是谁?在用谁的声带在喊同一句話
爸爸,妈妈……

我的儿子已陷入衰老的皱纹而我的双亲尚未出

三 许诺
──献给彩亦

我买下的那只桔子像一个祖国
放在手心
与之对应的,是一片小小的天空

在高高的免费的云缝里
城市,无边际的水泥山谷
人流像肉的洪水

我被撞击过两次吗?
连续地,钴蓝色的两次

但它并未落下,被皮靴踩烂
那只桔子仍停在空中原来的位置
当我被人流卷走

这只穿透着经过它的躯体的灯笼
晃动,却没有人发现
我,在街口,盯着
它投在斜坡上的影子……

我不想再挤回去,把手

放回它的下面,并将它取走
我想让它继续停在那里,永远……永远
我坚硬的牙床不分晝昼夜地质问着
这只燃烧的,燃烧的

桔子。以及,与之对应的我
整整三十年的忧郁之核,已吐在地上

四 此诗送给你

轻轻地,我掏,轻轻往外掏,这首诗,春天啊,这首诗
用舌头尖,小心又小心,用舌头尖
掏出坚硬的核,饮完核里的冰,再送给你

耐心地,从衣兜里……我继续往外掏,这首诗
忍不住……又再掏一遍……春天啊
吹去上面的灰,再送给你
这双寂寞的出血的手,和指头上的脏绷带

轻轻地,为什么这些树枝仍要吐出纤维和风?
轻轻地,挖,轻轻往外挖,埋在肉里
那个不绿的核,用舌头尖
在这张不够绿的纸片上,用舌头尖

使劲儿舔着我里面那个黑色的春天啊
在空白处,为什么那些纤维仍要吐出树叶和风?
在指尖上,送给你这首诗的最后一行:

“我在挖自己肉里埋得太深的绿树与星空……”


凤儿


今夜,我贪婪的凤儿是只狐狸
她爱我时,犹如夏季
香水洒过五遍,凤儿的头发轻盈若许
这别后的小手总是温软纤细
几日不见,竟如此芬芳迷离

此地是他乡,夏至也照样清风徐徐
这会儿,我见她饮下凉水。再往后
又点数颈项上的黑闱
入夜时,灯笼微胖,近在咫尺
我却想着盐和一群羊子

哦,有多少珠帘在这时幽闭
又有多少怨尤,在弄着一件单衣
夜和夜,如此不同。但凤儿的房间里
一种气息却熟悉另一种气息。这多像
满满一篮鲜梨,心怀柔玉,一只

又一只,我为她剩下果皮。就像她对我
重复一席温存的话语
但所有的话语都只是一句。在今夜
梨儿走遍周身。爱,展开
火红之躯,又在我心中布下了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