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朱诗选


波浪 蚂蚁 绵软的地面 小镇的萨克斯 下午不能被说出 睡眠,我的小蜘蛛 悲伤 瘟疫 漫长的等待


波 浪


引不起你的恐惧,灰颈鸟
我走在楼梯上,听你的啼鸣
像货摊上的乐器,放满了
我的家。
远处是外省的铅灰的海港。

每一次母亲出走,
都能在那里找回她。听你的
啼鸣,像是爱上了

另一个世界——我被时光收紧的中午,
我小时候失落的鼓
我的女人吻我并脱去我的衣服。


蚂 蚁


你要那些该死的力量做什么?
拿去,我给你一个人的力量,
一个男人的力量,
一个年轻男人的力量,
  
一支军队的力量
隐藏在你颤抖的躯体里。
但谁敢承受你的抚摸呢?
谁能想象那种密度与浓缩,
谁能保证它不会突然爆炸,
为了失去?
  
你用该死的力量
在夏日午后的沉沉睡意中
翻过一座山丘,
遗弃了同类。



绵软的地面


警讯已经解除,
除非正午,热量不再凝聚。
林中,岸上,
果实托起虚无,
剧烈地震颤。
  
夜,吸尽了桦皮和铁皮
弧心里蓄积的光。
我的鸽子,飞啊,
去染上陌生人的气息,
弓,箭,靶子的气息,
蹲伏在更远,更开阔的地方。



小镇的萨克斯


雨中的男人,有一圈细密的茸毛,
他们行走时像褐色的树,那么稀疏。
整条街道像粗大的萨克斯管伸过。

有一道光线沿着起伏的屋顶铺展,
雨丝落向孩子和狗。
树叶和墙壁上的灯无声地点燃。

我走进平原上的小镇,
沿着楼梯,走上房屋,窗口放着一篮栗子。
我走到人的唇与萨克斯相触的门。


下午不能被说出


在远去的世界中,
有人越来越清晰:
有人用风的铲翻动房屋。
从石头下,拆走你们清晨的床

乌儿衔来“炉火”这个词寻觅着地板,
我凝视一扇空中跳动的窗;
写作!写作!
听漏向黑暗的沙……


睡眠,我的小蜘蛛


午后多么迷乱,
我走进一座建筑的深处,
它的脚手架和视网膜,各种钢
是一个停止了述说的形状。

我想起冰下的河,有些离奇,哦,迷乱,
我那些朋友在干什么?
智力的低潮……
需要学习裁剪和缝纫,
在冰凉的钢上躺半天。

睡眠,我的小蜘蛛,快爬过来,
你是我为冬天逢制的外套,
但现在我就想穿上你,
哦,迷乱,但我已七倍地变得坚硬。


悲伤


现在,我的洛丽塔……
你变得绕舌,突然地发笑,
而当我转过身时,我知道
你在偷觑着,好像
真的有什么乐趣。

这是一个与死亡的赛跑,
一股气流盘旋在郊区的森林里;
那么,告诉我,我已经变成了什么?
但……让我自己去猜吧
落叶发出脆响;
太阳,像智者的脑浆,沿着树干流下;

你和我
在伐倒的枞树堆上坐着;
你呼吸着,似乎随时会倒下。
我嗅到你身体的一部分,像一只小橙子
忽然熟透了,
膨胀,散发着腥臭。

于是那些日子甜蜜的疯狂只能被追忆了。
城市的灯柱围绕我们,
我将你举起贴紧了墙壁,
并且将头埋在你的还未完全发育的乳房之间。


瘟疫


第一年,
消息被封锁。
医生说:“是,大人,没有瘟疫。”
他悲哀于走出这座门有人会向他投石块,
有时人们要一个病因胜过
要找回他们的生命。
人们要一种装饰的、啃啮的被允诺的
具体胜过要一首抽象之诗的
不移动的深色底座:
死亡。
他的罗圈腿在重压之下更弯了;
一旦他想起要向一千个病人提供一千种蜿蜒的
既看不见死亡又看不见瘟疫的理由,
一旦他想起明天会有另外一千或一万个需要不同的理由
胜过需要相同的药单的人。

他走出这座门,
就在他此刻故意地伸延了的声带上
有着欢乐的、明亮的、赎还的、最后的叫喊:
“瘟疫”这个词
是血红的
公鸡的肝脏般的花粉
转向时格外迅速,
越分裂就越强大,
出现在视线里沉稳得
像窗台旁的哑铃
42.C的天竺葵
或节度使夫人坐过的马桶
摇晃而慢慢中止的安乐椅,
它是一名扳道工,
一位一生都在描绘
几尾鱼跳动在干涸的溪流里的画师,
他的眼睛总是能从每一座城市里
看见他想画的如此之少的两件东西。


漫长的等待


黑暗的斗篷压弯了空气,
突然亮起的灯盏下,
酒的味道极浓,
他向提醒他少喝和少说话的人
提高了嗓音:
“我们是老朋友!”
于是他们提醒我:这样的人
每个地方总有一个

就在此时白昼消隐了,
残留的火星还在水边燃烧。
我想起他在希腊的名字,
就叫厄尔帕诺耳,
我想起他在埃及的名字,
就叫伊西斯神庙的守门人,
我想起他在这块土地上
却是一个无名的人。

风,更有力地拉你的弓,
让每一个走过的人处在绷紧的弦上,
猜测他将经过什么地方,
你或許已经无法射中什么,
于是浆果流失了,
带着丧偶的悲哀,
于是那些物质成形了,
南方的大地推开
一座座城市的围墙直视你,
树林在移动中
像一头沙洲上的羊,
蜷缩在这块黄昏时就从天空掉落的地方。
他也醉醺醺的,
在鹤背上死过一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