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仪为秦破从连横

【提要】

张仪明白,游说燕国的关键还在于改变燕王对赵国的态度。所以他极力诋毁赵国,并且又用武力威逼利诱,终于促使燕国臣服秦国。

【原文】

张仪为秦破从连横,谓燕王曰:“大王之所亲,莫如赵,昔赵王以其姊为代王妻,欲并代,约与代王逼于句注之塞。乃令工人作为金斗,长其尾,令之可以击人。与代王饮,而阴告厨人曰:‘即酒酣乐,进热,即因反斗击之。’于是酒酣乐进取热。厨人进斟羹,因反斗而击之,代王脑涂地。其姊闻之,摩笄以自刺也。故至今有摩笄之山,天下莫不闻。
“夫赵王之狼戾无亲,大王之所明见知也。且以赵王为可亲邪?赵兴兵而攻燕,再围燕都而劫大王,大王割十城乃却以谢。今赵王已入朝渑池,效河间以事秦。大王不事秦,秦下甲云中、九原,驱赵而攻燕,则易水、长城非王之有也。且今时赵之于秦,犹郡县也,不敢妄兴师以征伐。今大王事秦,秦王必喜,而赵不敢妄动矣。是西有强秦之援,而南无齐、赵之患,是故愿大王之熟计之也。”
燕王曰:“寡人蛮夷辟处,虽大男子,裁如婴儿,言不足以求正,谋不足以决事。今大客幸而教之,请奉社稷西面而事秦,献常山之尾五城。”

【译文】

张仪替秦国破坏合纵推行连横政策,对燕王说:“大王最亲近的诸侯莫过于赵国了。从前赵襄子把他的姐姐嫁给代君为妻,想要吞并代国,于是就跟代君约定在句注关塞会晤。他命令工匠制作了一个铁斗,把斗柄作得很长,使其可以用来打人。赵襄子在和代君喝酒之前,暗中告诉厨夫说:‘当酒喝得正高兴时,就送上热汤,那时就乘机掉过铁斗打死代君。’当时酒喝得正畅快,赵襄子要热汤,厨夫进来盛汤,趁机掉过铁斗打在代君的头上,代君脑浆流了一地。赵襄子的姐姐听说这件事后,用磨尖的金簪自杀了。因此至今还有摩笄山,天下人没有不知道的。赵王凶狠暴戾,六亲不认,这是大王明明知道的。
难道您觉得赵王是可以亲近的吗?赵国曾发兵攻打燕国,围困燕都,威逼大王,大王割让十座城邑去谢罪,赵国才退兵。现在赵王已经到渑池去朝见秦王,献出河间而归顺秦国。如果大王不归顺秦国,秦发兵云中、九原,驱使赵军进攻燕国,那么易水和长城,就不归大王所有了。况且当前赵国对于秦国来说,就如同郡县一般,不敢妄自发兵去攻打别国。如果大王归顺秦国,秦王一定很高兴,赵国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如若那样,燕国西面有强大的秦国援助,南边没有了齐赵的侵扰,所以希望大王能深思熟虑。”
燕王说:“我身居野蛮僻远的地方,这里的人即使成年男子的智慧也仅像小孩一般,他们讲话不能有正确的看法,他们的智慧不能决断事情。如今有幸得到贵客的指教,我愿意献上燕国,归服秦国,并献出恒山西南的五个城邑。”
 
  
【评析】

只要离间燕赵两国的关系、促使燕国依靠秦国而不再信赖赵国,连横事秦的目的就能达到。张仪为了说明赵王的不值信任,列举了赵王杀姐夫的这样一个例子,如此就将赵王凶狠暴戾、六亲不认的个性真实地刻画了出来。这样一种举一反三、简单枚举的方法,在论说中值得经常使用。。燕王看到赵王不可信,而且非常暴戾,于是产生了厌恶和畏惧,只能用事奉秦国换来自己国家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