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谓韩公仲

【提要】

公仲即韩朋,是韩国的相国,在韩国权倾一时。他充分利用复杂的国际环境,挟外国势力而自保、自重。其实每个人都是自私的、自我发展的。在不妨害国家、团体利益的前提,谋求自己的生存和发展是完全正当的。 

【原文】

或谓韩公仲曰:“夫孪子之相似者,唯其母知之而已;利害之相似者,唯智者知之而已。今公国,其利害之相似,正如孪子之相似也。得以其道为之,则主尊而身安;不得其道,则主卑而身危。今秦、魏之和成,而非公适束之,则韩必谋矣。若韩随魏以善秦,是为魏从也,则韩轻矣,主卑矣。秦已善韩,必将欲置其所爱信者,令用事于韩以完之,是公危矣。今公与安成君为秦、魏之和,成固为福,不成亦为福。秦、魏之和成,而公适束之,是韩为秦、魏之门户也,是韩重而主尊矣。安成君东重于魏,而西贵于秦,操右契而为公责德于秦、魏之主,裂地而为诸侯,公之事也。若夫安韩、魏而终身相,公之下服,此主尊而身安矣。秦、魏不终相听者也。齐怒于不得魏,必欲善韩以塞魏;魏不听秦,必务善韩以备秦,是公择布而割也。秦、魏和,则两国德公;不和,则两国争事公。所谓成为福,不成亦为福者也。愿公之无疑也。”

【译文】

有人对韩国的公仲说:“双胞胎长得很相似,只有他们的母亲能分辨出他们;利与害表面上也很相似,只有明智的人才能分辨清楚。现在您的国家利、害相似,正如双胞胎长得相似一样。能用正确的方法治理国家,就可以使君主尊贵,身心安稳;否则,就将让君主卑贱,身陷危境。
如果秦、魏两国联合成功,却不是您来促成的,那么韩国一定会遭到秦魏两国的谋算。如果韩国跟随魏国去讨好秦国,韩国就成了魏国的附庸,必将受到轻视,君主的地位就降低了。秦国和韩国友好以后,秦国一定会安置它所亲近的、信任的人,让他在韩国执掌政权,以此巩固秦国的势力。这样,您就危险了。如果您和安成君帮秦、魏联合,成功固然是福气,就算不成功也是好事。秦、魏两国联合成功,而且是由您来促成的,这样,韩国就成了秦、魏两国往来的通道,韩国的地位肯定会得到提高,君主也会更受尊重。安成君在东面受到魏国的重视,在西面得到秦国的尊崇,掌握着这样的优势,可以替您向魏、秦两国的君主索取好处,将来分封土地,成为诸侯,这是您头等的功业。
至于使韩魏相安无事,您终身能做相国,这是您次一等的功业。这都能使国君尊贵自身安稳。再说秦魏两国不可能长期友好下去,秦国恼怒得不到魏国,必然会亲近韩国以便遏制魏国,魏国也不会永远听从秦国,一定设法和韩国修好来防备秦国,这样您就可以像选择布匹随意剪裁一样轻松应付。如果秦魏两国联合,那么两国都会感激您;如果不能联合,那么又都会争着讨好您。这就是我所说的成功了是福气,不成功也是好事的道理,希望您不要再犹豫了。”
  
【评析】

韩、秦、魏三国有4种合作方式,每种合作方式,都会给公仲的利益带来不同的结果。1如秦、魏联合,而公仲不是作主导,那么韩国和公仲的利益都会受到损失。2如秦、韩联合,公仲的地位和利益就会受威胁。3如韩、魏联合,那么韩国和公仲都会左右逢源。4最好的方式就是秦、魏联合,而公仲作主导,如此韩国和公仲就会获取最大利益,受到秦、魏两国的尊崇。该位说客能深刻把握形势、洞见事情发展趋势。而且游说时条理分明,各种情况分析得透彻、清楚,最后的结论不证自明。